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天气 >气候百科 >秦岭-淮河线

秦岭-淮河线

来源:气候百科

秦岭-淮河线

??????秦岭-淮河线秦岭-淮河线(英语:Qinling Mountain-Huaihe River Line,或称:Qinling-Huaihe Line),又称秦岭-淮河一线,是中国一条带有多重特殊意义的地理分界线。这条线南、北在气候、河流、植被、土壤、农业生产等方面,都有显着差异。秦岭-淮河线的提出,首次正确界定了中国南北方的自然地理分界线,被认为对于认识中国自然地理规律和指导农业生产具有重要的意义。

秦岭-淮河线-淮河线

中国南北分界线西段秦岭-淮河线的划分,在地理学界有多种方法和争议。

陕西师范大学地理系的刘胤汉主张南北分界线应该画在秦岭南坡的800米等高线处;着名地理学家任美锷主张把中国的南北分界线画在秦岭北坡700米等高线处;另外一些地理学家如黄秉维等却主张南北分界线应该画在秦岭的主脊线上。

在2008年出版的《中国生态地理区域系统研究》一书中,郑度院士等人在对秦岭南北的气候、植被进行了详尽地比较分析后,应用最新的科学技术手段,对秦岭地区的自然环境进行分类。最终认为从综合的角度看,中国暖温带和亚热带在秦岭地区的分界线应该标定在主脊。?

2010年,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陈全功等人根据气候、地理、人文等方面的综合数据,逐点计算适宜度,制成了《基于GIS的中国南北分界带分布图》,将中国南北分界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分布图表明,中国南北分界具有自然(气候、地理)和人文的综合属性,分界带涉及四川、甘肃、陕西、湖北、河南、安徽、江苏等7个省的130个县(市),最窄处约26.42公里,最宽处约195.41公里,总面积约145500.74平方公里。?  

中国南北分界线东段在中国南北分界带上,顺经度各段中点的连线,称为南北分界线。此线的走向为:

西起与青藏高原相接的西秦岭余脉(E104°15′、N32°18′),经四川省的平武县、青川县,甘肃省的文县、康县,陕西省的宁强县、略阳县、勉县、留坝县、城固县、洋县、佛坪县、宁陕县、镇安县、旬阳县、商南县,湖北省的郧西县,襄阳市、枣阳市,河南省的西峡县、内乡县、邓州市、新野县、唐河县、泌阳县、确山县、驻马店市、汝南县、平舆县、新蔡县,安徽省的临泉县、阜阳市、利辛县、凤台县、淮南市、怀远县、蚌埠市(北距蚌埠市区约4.67公里)、五河县,江苏省的泗洪县、洪泽县、淮安市(北距淮安市区约5.68公里)、涟水县、阜宁县、滨海县、射阳县等44个县(市)蜿蜒而下,止于东海海滨(E120°21′,N34°05′),总长度约1666.28公里。  ?

秦岭-淮河线-淮河线

秦岭-淮河线的纬度位置为:32°N~34.5°N。秦岭-淮河线经过甘、陕、鄂、豫、皖、苏等省,是中国东部地区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其南、北在气候、河流、植被、土壤、农业生产等方面,都有显着差异。

秦岭,是位于中国中部东西走向的山脉,它就象一堵“挡风墙”阻止冬季冷空气南下,拦截夏季东南季风的北上。自古以来,因秦岭所处的特殊地理环境,以及因此而带来的秦岭南北气候变化,人文景观、生活习俗等方面的不同,被称为中国南北的分界线。习惯上称秦岭以南为中国南方,秦岭以北为中国北方。

淮河,是位于秦岭东边的一条大河,全长1000公里。淮河两岸的地形、河流及水文特征的差异不如秦岭南北的差异明显,在很大程度上淮河作为南北分界线提出主要是依据其地理分区的意义。将淮河看做中国南北分界线的一部分,同样也应该作为一个带来理解,不宜局限在某一具体的水系上,这也和淮河的实际流域有关。

秦岭-淮河线-淮河线

秦岭-淮河线秦岭-淮河一线,作为中国地理中的一个重要地理概念,目前(2012年)已知的最早论述是着名地理学家张相文提出的。在由张相文发表于1908年的《新撰地文学》中的185页记载:“北带:南界北岭淮水,北抵阴山长城。动物多驯驴良马、山羊;西部多麝鹿犀牛。植物多枳、榆、檀、梨、栗、柿、葡萄。”是对中国北方的描绘。所谓“南界”,就是南北分界线。?  

在民国元年(1912年)出版的《新体中国地理学》一书,书中这条秦岭―淮河这条线已经出现了。书中说:“南北二岭,横绝域中,划为三带。黄河、扬子江、珠江三巨川流贯其间。北岭淮河以北为北带,为黄河流域……”这本书主要是参考张相文的地理教科书而作。? 

在张相文的文集《南园丛稿》之中,收录了张相文在1924年发表的《佛学地理志》一文,已明确提到了秦岭―淮河分中国为南北。

在1935年竺可桢的一篇论文《中国气候概论》中,明确说到秦岭―淮河线的问题。

在翁文灏193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土壤与其相关之人生问题》,其中已明确提出秦岭―淮河为中国之天然分界线。他说,“中国土壤天然可分为两大类。秦岭山脉及淮河以北大部分为钙层土,其南几乎全为淋余土……古称秦岭为中国之大限,此观于土壤分布而亦然也。”